账号 邮箱 密码  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互动交流
 
  您的信件信息:
主 题  欠了十几年的修路工钱,现在路已被毁,工钱何在,让人心酸的故事 类 型   县长信箱
内   容  请问: 一条哭泣的乡村路 作者:大丈夫 付店火庙人 2003年,我高三毕业。由于家庭困难,交不起大学的学费,在上与不上大学之间艰难徘徊。 那天下着雨,道路泥泞不堪,时而不时鞋子被陷进去。我撑着一把小伞,无比彷徨,跌跌撞撞的走在这条通往乡镇的道路上。不知道去找谁,也不知道哪里是目的地,只知道走过这条泥泞的路再往前走就是县城,就是我寒窗苦读三年的学校。后来由于鞋子不争气,穿的凉鞋在一次次深陷泥潭时的艰难跋涉,带子断了,无法前行,只好折返。 也就是这一年,国家下发村村通政策,组织村民铺水泥路。记工分,有报酬,每天有17块的工钱。村民热情很高,我的父亲为了多挣点钱供我们三个孩子上学,非常期待这笔工钱。当时,哥哥刚上大一毕业,我刚考上大学,弟弟刚考上高中。家里为了供我们上学,已经家徒四壁,捉襟见肘。 可是,父亲满怀期望的工钱并没有发下来,没有变成了我们学费,白白干了几个月,导致家庭更加贫困。 而如今,我们三个孩子都已艰难地念完大学,过上温饱生活。那笔修路的工钱仍然没有发到村民手里。每次问村支书,都说钱在那儿给你们放着呢,人数通知不齐,不能下发。这一答复,年复一年如此,又过去了五六年。 2016年,国家下发政策搞开发,将这条浸满父辈们汗水的乡村路毁掉,加宽变为双车道。道路越铺越宽,还不需要村民干活,全部机械化,都在赞叹国家政策好,关心底层老百姓。 可是那条毁掉的用父辈们的双手辛勤打造的3.5米宽的水泥路已不复存在。而那笔工钱依然在村支书那里发不来…… 这十几年来,农村人的朴实谦让,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出头要这笔钱。从来没有人提起,但在这条路洒过汗水的村民从来不会忘记。每个人的账本还在。 可作为晚辈,我们走在父辈们铺好的路,顺利进了城,或上学,或打工,享受着不尽的福祉。我们什么都不知道,随着社会的发展,有时走在这条路上还会嫌弃它不够宽绰。 也就在今天,听父亲无意中提到这条已被新路覆盖的水泥路,让我震惊,深深的遗憾与愧疚。 那条走了十几年的路已被毁的面目全非,希望工钱不要被毁。尽管这几年的通货膨胀,那点钱已经贬值到了不值一提的地步。可那却是我们上学时的唯一经济来源。
回   复  网友您好: 经查,村里已经把王会平其父亲王延手中的欠条收集齐全共计:473.60元(1.赵松旺欠看场子费及架子车共计:105元,2、赵松旺干活工资368.60元)。松石路是付店镇松门村到石柱村的乡村道路。是2003年“以工代赈”项目,该项目申报并有石柱村、火庙村、松门村三村集体组织志愿加宽和2004年水泥路面的硬化施工等工程;“以工代赈”项目是有政府以水泥方式补助7500元(每公里)其他费用有申报单位(村)负责备料、施工中所产生的所用费用(工资、电费、运费、资料等)。反映人反映的问题在火庙村段。本段共长3.694公里水泥补助资金:273675元,村缺口部分为:66396.45元(村承担部分)共计花销:340071.45元。因火庙村无集体企业,也无其他收入,只能通过村仅有的村办公经费中挤出部分资金逐一解决。     在应付款中欠承保人修路款128152元诉求人(王会平)反映的是其父亲王延(王家中)在承包人(赵松旺)手下所干的活所欠工资。目前,村委研究解决方案为:村做为业主方,要首先起到监督的做用,其次是镇要求村尽快解决该遗留问题。2015年10月7日会议记录显示:“2004年松石路改造欠承保人龚平安总计4万多,历年来还3万多,下欠7千多元,由于时间长龚平安讨要多次,村里应该想办法把他的账付完,其他欠账随后重想办法;付龚龚平安钱时要求他把他干活的人、叫一起,当众算清,以免以后再有纠纷。”村解决具体方案是(用村主任具体负责六目对账):承包人在村委监督的情况下,把工人找齐算账并结账,避免承包人结账后,不付工人工资的问题。赵松旺因自己账目已经结清,考虑到是外地人,群众要钱不容易找到,所以把所欠火庙村群众干活的工资款留到火庙村,由火庙村委全齐处理火庙本村所欠的工钱并支付。通过做思想工作,待到承包人回来后立马解决,已经得到诉求人的同意和谅解。 付店镇人民政府 2016年9月26日
版权所有:汝阳县人民政府 流量统计:
电 话:0379-68211111传 真:0379-68211111 E-mail:ryzfxxzx@126.com
Copyright (c) 2006-2008 ry.ly.gov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5001417号

豫公网安备 41032602000001号